首页 小数君 详情

[集团]
一个“专科”学校培养十来位菲尔兹奖,校长却喜欢打架,差点把欧洲打个遍2019-04-20 884

我们是专科学校不错,但是如果你们对我们的数学不服气的话,那也不用说其他的了,打一架吧,校长如是说道。

我们热爱数学,我们站在学校的斜坡屋顶,我们不仰望星空,我们俯瞰芸芸众生。如果问你世界上最浪漫的国家是哪一个,你可能会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法国。如果说世界数学最好的地方,你可能会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美国,俄罗斯。如果说起数学最好的学校,你可能会不假思索的回到道,普林斯顿大学,莫斯科大学。但是今天却不得不和你说起一个“专科学校”。

这个故事的起源起就在法国,故事发生在1769年法国的一个小岛上,科西嘉岛。这个岛上其中一个没落的贵族家里,有一个小男孩在这一年诞生了。这个家族虽然到小男孩他爹这一代没落了,可是他爹还是相信的知识的力量,觉得儿子在岛上混没有前途,于是在儿子9岁的时候,就把他送到法国当地学校读书。

小男孩从小岛来到大城市,说着一口浓重的乡土口音,加上他长得不是很高大,于是在学校经常被其他同学欺负,打不过但是抗揍。加上续承了父亲的思想,他决定用知识改变命运。他凭借着聪明的脑袋,刻苦的学习,最终赢得了本土学员的尊重。

这期间,他在数学几何学上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后来因为成绩太好了,他被保送了军校,专攻炮兵学。16岁的时候他提前毕业,同时以炮兵少尉的军衔进入军队。看看书,读读报,散散步,就在他以为自己的一生也就只能在军队这样碌碌无为的时候,一件改变世界的大事就这样没有一点征兆的发生了。

1793年,法国人民开启了起义模式,推翻了国王一人做主的封建制度,这也是我们历史书上说到了,法国大革命。严格意义上来说,法国大革命是从1789年开始的,而1793年是国王路易十六被处死时间。法国大革命引起了周围其他国家国王的不安,他们感觉头上凉飕飕的,于是他们组建了一个反法大联盟,要把法国这帮搞反革命的,统统揍到去见上帝。

刚开始的时候反法大联盟超级拽,包围了法国许多城市,他们举酒干杯,因为攻陷法国那一天指日可待了,可是法国肯定不会就这样束手待毙,他们派出大军出击,而他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一直相信知识可以改变战争走势,于是一直向上级提出自己的建议,可是由于没有什么资历,将军全都不理他,结果法国吃了很多败仗,几乎没有什么悬念的,一打就是输。于是将军被撤了好几个,人人自危,每个将军都被吓破了胆,因为可能下一个被开除的就是自己了。

t01deeb0b9097a56661.jpg

终于有一个将军死马当成活马医,采取了他的建议,在哪里要埋伏,什么时候要突击,统统听他的。就这样法国军队非常容易的打赢了一场胜仗,尝到甜头的将军,就叫他继续指挥战斗。于是他把以前所有学到的知识都运用到了战场上,尤其是利用数学几何学将炮兵运用的炉火纯青,他就像能预知未来一样,站着躺着都能打赢。打的反法大联盟哭爹喊娘的,他就像战争游戏的作弊器一样,在他面前真的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24岁立下赫赫战功的他,被破格升为准将,这是人类诞生军衔制度以来最年轻的将军,至今未被超越。1797年,被他连续几年打到没脾气的反法同盟,终于被迫解散,而他的名字也一夜之间,被整个欧洲所知,拿破仑。

一个差点统治整个欧洲的存在,在法国拥有不可超越的人气。拿破仑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法国的最大BOSS,于是他称帝了。

那时候连贝多芬都是他的粉丝,可是在称帝以后,把贝多芬气的破口大骂。《英雄交响曲》其实就是为拿破仑编写的,本来的名字是《拿破仑·波拿巴大交响曲》,但当时贝多芬听到拿破仑称帝的消息时,愤然撕去标题页,改成了《英雄》的曲名。称帝完以后在外面拿破仑还是喜欢打架,时不时就拉着法国的军队出去征战,整个欧洲真的是差点都被他打了一遍。

可是作为一个相信知识能改变命运的皇帝,肯定还是要用知识来改变一切,他创立了《拿破仑法典》。在1797年,年仅28岁的拿破仑,从11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竞选成为法兰西科学院数学部院士,可能有人要质疑了,拿破仑的数学真的有那么好?确实,他自己发现了,“以任意三角形各边为边分别向外侧作等边三角形,则他们的中心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这个结论。在他去世以后,人们把这个定理称为拿破仑定理。拿破仑对于自己能当选数学院士非常自豪,总是把这个头衔签在他的命令和文告的最前面。

17,18世纪那个时候,法国的数学是真的菜,几乎一个能看的都没有,菜到拿破仑忍无可忍,于是一场改革就这样开始。他发布了一系列法令,确立了法国精英制“大学校”的高等教育模式,组建了两所学校,其中有一所叫,"巴黎高等师范学院"。这名字如果放在中国,一听就是一个专科学校,但是就是这样一所“专科学校”,彻底改变了法国数学的命运。

从20世纪以来,就这所“专科学校”竟然培养出了,12位诺贝尔奖得主和10位菲尔兹奖得主,这也是迄今为止全世界培养出最多菲尔兹奖得主的数学系。

那这所“专科学校”为什么可以这么牛,那还是得从这所学校的“校长”说起,也就是我们上文说道的拿破仑,拿破仑不仅自己喜欢数学,而且更明白数学的重要性。所以当时几乎与同代的法国数学家关系都非常不错,从拉普拉斯到蒙日、傅里叶、拉格朗日、勒让德等,那个时代很多数学家不仅得到了拿破仑的友谊和还有器重,拉普拉斯是拿破仑的老师。

而蒙日与拿破仑也有一个不可不提的故事,在法国大革命之初,有一个口号是“革命不需要科学”,就这样许多学者就这样被送上断头台。其中近代化学之父拉瓦锡也是蒙日的好友,就是其中的一个,而蒙日也不另外,遭人检举的蒙日无奈逃离法国,度日如年的恐惧,因为蒙日也不知道哪一天可能就被抓住了。而这时候一封信消除了他的恐惧,写信人是法兰西共和国意大利方面军总司令拿破仑。

27岁的总司令在信中表示,除了乐意向蒙日“伸出感激和友谊之手”,还想向他致谢,原来在4年前,他们见过面。当时蒙日担任法国海军部长,拿破仑尚是“不得宠的年轻炮兵军官”,在部长那里,拿破仑受到了“热诚的欢迎”。尽管蒙日根本记不起这件事,拿破仑则依旧“珍藏着这段记忆”。

我们看电视剧的时候,看到王公大臣聚在一起的时候,一般都会来个歌舞助兴,而拿破仑一群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据说会让傅里叶讲一道数学题助兴。1814年,当反法联军兵临城下,法国兵员短缺,有人提议调理工学校的学生参加战斗时,拿破仑说:“我不愿为取金蛋杀掉我的老母鸡。”这句话今天还刻在该校的梯形大教室的天花板上。

拿破仑作为一名数学家,其实最大的成就不是在发现什么样的定理,而是他对法国科研体系和教育体制的建设、对科学家的重视和对年轻人才的培养,以及对数学和其他学科的发展与应用做出的巨大推动。

那再让我们来说说这个“专科学校”,1794年,在巴黎设立公立师范学校,这是法国第一家师范学校。

1795年初,这所旨在培养中学和大学教师、学科设置文理兼备的学校首次开学,不过,由于经费不足、政局动荡等因素,该校不久之后就关闭了。1808年,拿破仑颁布法令,恢复巴黎师范学校,1845年,巴黎师范学校改称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巴黎高师从1847年起坐落在拉丁区先贤祠附近的乌尔姆街,该校的学生和校友在法国往往被称为“高师人”。

拿破仑从开创了法国文艺复兴的前辈统治者弗朗索瓦一世建立法兰西公学院的做法中受到启发,在法国旧的高等教育体制之外建立了与之平行的“大学校”制度。“大学校”以培养各界精英为己任,并通过竞争激烈的入学考试来录取学生,  巴黎高师是法国“大学校”中最难考取的顶级名校之一。尤其是每届仅招收200名左右的新生,不是一个系招收200人,而是所有系加起来只招收200人,其中90%是法国的预科学生。

摄图网_501181966_wx.jpg

预科教育的基本内容是大学一至二年级甚至某些三年级的专业课,对于就读预科的学生来说,他们通常拥有两年的学习时间,预科结束时可以报考一次高师,如果考试失败,他们可以再考“大学校”系统中的其他学校成为某类专业技术人员,或转入大学作为普通学生学习。若不能进入“大学校”,则意味着他们基本上失去了通过念书在年轻时成为法国精英人士的机会,所以预科学生的压力非常大,这也强迫他们不得不认真、刻苦地学习和奋斗。

以高师数学系为例,每年报考该系的法国预科学生人数约为2000人,首先通过笔试选出前700人左右,从每年3月中下旬(或4月初)开始,高师组织对报考学生进行口试,最后选出前30名。

自从1800年代建校以来,高师从来没有扩招过,原因很简单,它的目标是培养精英人才。而高师每年也会从外面招收10%左右的人,也就是3-5名,而每年一般都至少几百人报考。

这种制度的选拔,入学考试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巴黎高师之所以能对这些青年才俊具有如此之大的吸引力,除了可获得由教育部发放的数额较高的奖学金等因素外,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名师云集。

从创立之初,拿破仑就把这件事确定了下来,一定要超级牛的数学家来教才行,蒙日、拉普拉斯等在法国甚至在整个数学界占有显赫地位的数学家执掌教鞭。另外高师数学系每年每月都会邀请12名外国访问教授开课或主持讨论班,这些人一般都是数学界的超级人物。他们的课程将世界数学的新潮流、动态展示给高师的老师和同学们,不停地为高师的学术注入新的思想和血液,他们在高师期间,除了授课以外,还和年轻的学生有密切、多方面的学习和生活接触,也为他们了解这些未来人才的实力提供了机会。

巴黎高师在知识体系的生产和人才培养方面成绩骄人,甚至达到富有传奇色彩的地步。十来位菲尔兹奖的获得者,时至今日仍在国际数学界处于领先地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曾以“人道主义的修道院”著称的巴黎高师不仅始终重视培养在拜金主义和技术主导的文化潮流里缺乏的某些东西。如“细腻的精神、纯粹的思想、高瞻远瞩的观点”,而且还通过一代又一代“高师人”的言传身教,引导学生不一味看重个人的成功,而是具有家国情怀,在坚守良知的同时勇于担当。

而法国人对于数学真正的热爱和自豪,以及对人才的重视,我想正因如此,在全球人均获得菲尔兹奖的比例上,法国目前还遥遥领先,接近美国的四倍、俄罗斯的五倍。

拿破仑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真正的荣耀并不是四十次战争的胜利,但是...我的《民法法典》将会永世长存。可能还要再添一样东西,就是这所非常“袖珍”的“专科学校”,“巴黎高等师范学院”。

想要创建一流大学,不是看学校有多“大”、学科有多“全”、人数有多“多”,而是要看是否有先进的办学理念、独特的培养模式、优秀的生源、高水平的教师队伍,这应该才是教育的内涵所在吧。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数学竞赛的那些事儿”,转载请获原作者授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