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数君 详情

[集团]
为阻止第二个数学神的出现,上帝把他送进监狱,一怒之下他选择决斗!2019-04-06 697

1811年10月25日,离巴黎十八公里,有一座名叫布尔拉林的小城,在这个小城大街第54号房有一个小男孩出生了。小男孩的双亲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不懂数学),而且在他四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当选为这个小城的市长。所以小时候的他在这个小城里基本是横着走的“小霸王”,在他满12岁的时候,他离开双亲,考入了路易勒-格兰皇家中学。

出门在外,没有了“靠山”,可是他再一次成为了“学校的小霸王”。在学校上第四、第三、第二年级(法国的一年级是最高年级),他是全校数一数二的优等生,他没有和家里要过一分钱,完全靠着学校颁发的奖学金生活。

他甚至在希腊语作文总比赛中(应征国家奖学金的比赛)中的文学功底获得了评委的一致好评,“这小伙子的未来不可限量”当时的评委一致赞同地说道。

在读完二年级以后,继续读一年他就可以顺利毕业了,可是这时候他的老师跳了出来实名反对他升级,说他的体格不够强壮。这....个...理由说实话还是有道理的,身体健康是一切的根本。有一句说的好“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意思就是说老天都要行走才能健康,作为一名君子更加要作息规律,不断锻炼,小数君编不下去了。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理由让他不得不留级复读了。其实让他留级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反对老师们近乎独裁和愚蠢的教育形式,他的校长也认为他的判断力还有待“成熟”。留级,这对于内心无比自傲的他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开始对曾经俯首帖耳的文学变得厌烦了,对功课敷衍了事,既不努力也不感兴趣地在学校里混着日子。

正是如此厌烦的一年,在学校无聊到不行的他使用了浑身解数来打发时间,在这种无比“尴尬”的时刻他遇到了,数学。作为一个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接触过数学,没有半点数学基础,肯定是先从最基本的书籍开始看起。可是他选择了一本在欧洲用作权威教科书长达一个世纪之久的“天书”,勒让德的《几何原理》作为他的第一本数学书

在学生中比较出色的数学人才要掌握这本书一般也得花个两年的时间,可是他从头到尾就像在读一个海盗故事一样简单。“这个定理还蛮有趣的”“有点简单了啊,这个故事还凑合”这应该是他看这本书的真实“写照”,他花了十几天的时间就把这本书完全掌握了。不尽兴,一点都不尽兴。接着他如同“恶魔”般地拿起了拉格朗日的著作《论数值方程解法》、《解析函数论》、《函数演算讲义》

拉格朗日是谁?那可是法国当时最顶尖的数学家,拿破仑曾这样称赞他一座高耸在数学界的金字塔 。然后他就拿起了这三本更加精彩的“海盗书”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那时候他才15岁 。

摄图网_400638258_wx_副本.jpg

当他把这些“故事书”看完之后,转回头看了几眼在课堂上教的数学,他简直无法容忍,因为在课堂上老师教的东西真的是太简单太简单了。简单到让他愤怒,让他连考个好成绩的心情都没有,所以他在课堂上的数学成绩非常一般。但是每到总考的时候他又能获奖,这让他的老师和同学都十分惊讶。

他能够几乎完全凭心算去进行最困难的数学研究,这时候的他已经熟悉了欧拉、高斯和雅可比这些人的著作,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所拥有的“巨大力量”。他知道,自己能够做到的,不会比他们少。是的,你没有看错,他说的就是你所熟悉的高斯、欧拉。疯了,他彻底疯了,他无比渴望冲到这些人面前同他们较量。

他放弃了学校所有的专业课,自己一个人如同黑洞般吸收着一切能吸收的数学知识,他心中的数学魔鬼已经完全被唤醒了。他对他的老师和所有的同学都不屑一顾甚至嘲笑,因为他明白这些人和他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因为在这所学校里数学上没有一个人能和他比肩的。他的老师和同学都觉得他骄傲自满,装模作样,不可救药,他的一个老师说道对数学的疯狂主宰了这孩子”。

他独自一人解决了被拉格朗日称为“向人类智慧挑战”的一般五次方程的问题(这个问题在他之前已经被阿贝尔解决了),那时候的他仅仅才16岁。

他已经不能再忍受在所谓的学校浪费一丁点时间,于是他作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他在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就去参加竞争激烈的黎综合工科学校的入学考试简单地来说,就是他裸考了法国最好的数学大学。

他对自己的数学能力充满了自信,他也确信自己一定能考上这所学校,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考试失败了。连他曾经无情嘲笑过的同伴们都大吃一惊,因为他们相信他是最高级的数学天才,他们严重怀疑他的主考人是些不称职的人。专门维护报考综合工科学校和师范学院利益的数学杂志《新数学年鉴》编辑这样评价道一个高等智力的报考者,败在了一个智力低下的主考人手中”。

痛苦、沮丧、愤怒、这些负面情绪差点将他击垮,还好这时候他遇到了第一个能够了解他天才的人,来自路易大帝学院高等数学教师里夏尔里夏尔在接触到他的那一刻起,就知道到他是几百年都难得一见数学天才。他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他面前这个16岁小男孩在将来带给整个法国数学界前所未有冲击的画面。里夏尔在学期报告中这样评价道“这个学生有着超出他所有同学的明显优势,他只适合在数学最尖端的领域上工作”。

摄图网_500331618_wx_副本.jpg

在他17岁的时候,他已经在方程理论方面做出划时代的重要发现而这些发现的重要性经过一个世纪以后还没有穷尽。接着他把积累至17岁在数学上所有的重大发现写成了一篇论文准备递交给法国科学院,他相信这一篇论文一定可以让他的名字彻底响彻整个法国。他知道这篇论文的重要性,所以他找到了法国当时最权威公正的数学家柯西,他请求柯西送交这篇论文,柯西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他迫不及待的期待着柯西的好消息,可是柯西这一去之后就像石沉大海一样。原来这篇论文竞被柯西给忘记了,而且到最后还把他的摘要给弄丢了,无休止的等待差点再次将他击垮,但他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在他眼里属于完全浪费时间的中学终于结束,他再次选择了参加巴黎综合工科学校的入学考试。而这一次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因为这一次如果失败,这所学校的大门将永远对他关闭。但是一直以来只用脑子工作的他,使他在黑板面前手足无措,还有在考试的口试的时候,一个主考官和他辩论一道数学难题,明明错了还却一直声称自己是对的,他看着眼前这些连给他削铅笔都不配的人坐着那里评判着他。

终于忍无可忍,他拿起一块板刷狠狠地扔到了那个主考官的脸上。他再一次失败了,成为数学家所有的热情和希望都再一次落空,可是他还是选择咬牙坚持着,他还是相信自己的数学才能一定会有人发现。

他决定用关于代数方程根式解的全部研究去争取法国科学院大奖,他知道的这个成果是“许多学者望而却步的研究”,他更清楚他的研究可以解决困扰数学家几百年的大难题,他更相信只要评审者认真阅读,了解到他的意义,他就一定能获奖。

1830年1月,也就是他19岁的时候,他再一次向法国科学院呈送了研究报告,而报告也被送到了秘书处交到了当时法国拥有巨大名气数学家傅里叶的手中。可是这还是上帝对他的第N次打击而已,傅里叶也没有积极研究他的报告,只是将他的稿子放置将家中,同年5月16日傅里叶因心脏病去世。同年的大奖颁给了雅可比和已经去世的阿贝尔之后,科学院才把手稿遗失的消息通知了他。

他在无尽的愤怒中彻底失望了,可是噩耗还没有结束。一个他完全预料不到的打击将他彻底击垮了,让他心中那想要破体而出的“数学魔鬼”彻底被击败了。他的父亲被人谋害,自杀了。

无尽的愤怒和仇恨将他彻底淹没,他开始远离曾经最爱的数学,全力投入到了政治活动中。站在了当时被禁止的激进派、共和派一边,

在这场政治运动中他两次被送进监狱,但是第三次将论文递交给科学院被否定为不能理解的他已经完成不在乎了。

刑满出狱之后,他与一个女人邂逅并且恋爱了。但是后来他发现在这个女人只不过是卖弄风情,在他给挚友的信中这样写道“我对任何事业的幻想都破灭了,甚至爱情和荣誉”。可是事情还没有完,一位军官为了这名女子想要和他决斗,他明白为这样的女子决斗而死太不值得,也实事求是的对这名军官说明一切,但是这没能阻挡这个已经被鬼谜了心窍的军官,他无奈被迫接受决斗。

摄图网_400832795_副本.jpg

5月29日,决斗的前一夜,他预感自己难逃一死,他痛苦地回忆起自己短促一生所遭遇的种种不幸,突然间他想起了心爱的数学。他了解自己在数学上发现那些东西的价值,他知道必须要把自己的这些发现给写出来,一边紧张地思考着,一边急速地书写着。

我没有时间了,我没有时间了”他焦急地催促着自己,在破晓前那段短促的时刻,他写出了使以后好几代的数学家都称赞不已,好几百年的数学发展都将受它影响的杰作。

他把这些杰作交给了他最忠实的朋友薛瓦烈并且在信中这样写道“我亲爱的朋友,我在分析上有了某种新的发现,不管法国科学院说了些什么话,我坚信它是正确的,请你帮我公开向雅可比和高斯请教,并请他们就这些想法的重要性,而不是正确性,发表他们的意见,我希望,这样将来总会有人认识到,从这种杂乱无章的情况整理出秩序来,对他们是大有好处的”。

在写完有关心爱数学的文章之后,他又给全体共和派写下了一封信,“我请求我的爱国朋友,不要责备我不是为祖国献出生命,我将作为一个下流的卖俏女人的牺牲品死去,我的生命的火花,要在一阵可悲的喧嚷中熄灭了。

5月30日,他在拉塞尔湖畔前与对手对决中腹部中弹,一个路过在那里的农民把他送进到了科尚医院。他拒绝了一个神父的祈祷,看到赶来的弟弟正伤心留着眼泪他安慰道“别哭,弟弟,我需要我的全部勇气在20岁时死去”。

在他去世的14年之后,法国著名的数学家刘维尔在认真阅读了他的著作之后,作出了充分的肯定并将它发表在自己所创办的《纯粹与应用数学杂志》中。而这个著作所讲的是一个叫群论的东西。

在后来法国数学家约当等人发展群论,特别是索福斯·李建立李群理论都是他研究的继续,100多年数学发展标明,犹如拓扑学使几何学,群论使代数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它对整个数学和科学技术各个方面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到21世纪,他几乎得到数学界所有人的认同,作为群论的“真正先锋”,他是有史以来屈指可数对数学发展影响最大的数学家之一,而他的名字也被所有人铭记。

埃瓦里斯特·伽罗瓦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数学竞赛的那些事儿”,转载请获原作者授权。

3